最新公告
  • 欢迎您光临拳王卡盟,本站秉承诚信服务宗旨 履行“站长”责任,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!立即加入我们
  • 从《陇西》到《两京》,两千两百里的“绝地求生大逃杀” 暂无演示

    从《陇西》到《两京》,两千两百里的“绝地求生大逃杀”

    点击下方按钮直接进入卡盟,无须注册
    • 普通 : 积分
    • 客服QQ1904584956
    • 老挂壁交流群:488016595
    • 购买前先去网盘查看是否更新
    • 网盘地址:xz.quanwangkm.com
    • 如没有更新请勿购买
  • 文章介绍
  • 评价建议
  • 前方高能。

    马伯庸的历史小说大致有两种类型。

    第一个是在历史间隙之间徘徊,史料不足为考证,考证不足为脑补,在史料的表象下画出巨大的冰山。这种类型的代表作是《风雨洛神赋》,已经到了进取的地步,可以说是绝唱。另外,《三国配角演义》也大体上可以进入这个瓜岛。这种类型写长篇小说很难。

    第二种类型是“在实际历史大势的间隙中填补无数表面细节,营造现代氛围的古代世界”。也就是说,事实上,以古代的技术条件为限度,将今天电影剧中令人高兴的故事类型和桥段搬上历史舞台。这一点在《风起陇西》的后记中已经得到了明确的说明。为什么罗贯中和陈秀是外公,雅克、波塞斯、丹布朗是爷爷奶奶、外婆?从比率(外国人的四分之三)或中国人习惯的父系来看,可以窥见这种小说的底色。《陇西风云》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 《两京十五日》都是这一系列的代表。(《三国机密》在我看来是个大杂烩,马的官道情绪和临摹情结,不足和马类型。)。

    《陇西》到《两京》是进步还是退步?

    简单地说,技术上无疑突飞猛进,但仍然有很多亲王家楼明确表示喜欢《陇西》。

    技术分为两层。一个是素材,另一个是写作技能。

    素材是最近几年马伯龙致力的对象。《陇西》几乎看不到三国时代的社会生活史知识,这种知识也不参与剧情。《长安》的了望塔,另类技术无疑给人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。城楼的结构、黎芳的兄弟、唐代的民族和宗教、节日民俗等都大量出现,积极参与剧情。《两京》不用说,大运河的各种技术细节、沿岸风俗民情和描述不详细,引人注目。比《长安》更进一步,对迁都、殉葬、云云的描写已经与中世纪世界观在《玫瑰之名》中的作用相似,深刻地切入故事线,形成了人物的行为动机。

    这种材料使用能力的进步主要得益于马伯龙近年来的辛勤努力。他与历史圈的联系越来越密切,把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写成了《两京》的知识准备。(当然,《两京》更有可能是《大明》的副产品。)次要是因为历史时代的落后。从汉代到唐代、明代,素材层面的写作难度不断下降。一台的材料,比如一个人的穿着,几乎要经过考证。明代的素材只要熟读小说就可以做到。相关记录、考证、汗牛充栋、更多的搜索、阅读努力总是会发生。

    在写作技术方面,《长安》 《两京》的快速节奏并不是《陇西》可以并肩作战的。天空进入地面,在水中烈火中疾驰爆炸,逃跑和追赶,自由运用各种动作电影元素,带来强烈的画面感,使电影化变得非常方便。(威廉莎士比亚、坦普林、电影化、电影化、电影化、电影化)这当然是马伯庸近年来一直追求的目标。电影化可以使写作的利益最大化。)

    人物塑造方面超过《两京》度《长安》,超过《陇西》。《陇西》女性角色很少。只有《长安》短期,所以电影化的时候要给渔场变声。《两京》第一次有了女主,有了感情线。《陇西》 《长安》的人物几乎没有增长。《两京》有四个主人公,都在明显增长。虽然成长得很粗暴(即专门安排“成长剧情”),但终究是很大的发展。

    再说一句:马伯庸的人物描写是三国无双式的。以登场情节建立人物,再写一堆符号化、Facebook化的描写,使读者容易对人物有刻板印象。(威廉莎士比亚、斯图尔特)例如,手指之间玩骰子,嚼薄荷叶,翻白眼,吃甜食。这种手法在《三国机密》中使用极限,所有谋士都伴随着一种动物,让人无法忍受。

   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(包括我)想念龙溪呢?

    因为《长安》 《两京》,过段时间谁都可以用。是唯一能用《陇西》的家庭。

    《两京》最弱的是缺乏核心谋略。汉王的方法简单粗暴,两边有一个,中间追赶,没有技术含量。也许为了弥补这一不足,安排了一部小井界的戏剧作为结局。但是这部剧更像是《彩蛋》。如果结局不够强,鸡蛋再漂亮也弥补不了。另一方面,《两京》的老板太弱了。杨兴博是最帅的反派,不毛之地排在第二位。所以白莲教反正以后没什么好看的。我一直以为张厚是BOSS,就像《达芬奇密码》一样,可惜不是。当然,如果这个人物是BOSS,那么没有动机就太刻意了。

    《长安》的核心秘密可以知道幕后老板是谁。从狼卫到海市蜃楼,到最后的boss,三次反转,足够精彩。但是这个故事在历史上真的存在吗?男主人在史料中只是昙花一现的名字。众所周知,这是虚构的。这么巨大的惊天大案,为什么历史上一点记录都没有?《寻秦记》都知道用粉丝团油擦屁股,《两京》也反复强调不要记录汉王的谋反事实。《长安》毫无顾忌地完全抛弃了历史。如果完全抛弃历史,写《反恐24小时》,我相信国内会有可以写得更精彩的作家。

    《陇西》令人兴奋和难忘的是,这个故事表面上的男主人是虚构的人物,但这个虚构的人物和虚构的故事揭示了巨大的历史真相。这个故事以全吕庆先生的卓绝考证为基础,建立了以蜀汉历史为基础的经典历史假设。(从这个意义上说,钱汝京应该是《陇西》的父母,马伯勇将成为稳定的婆婆。)史学家的考证只能到此为止,但小说家利用虚构的自由,与史料和考证达不到的最后一环一起,隆隆地运营整个故事。《陇西》的故事有可能发生在历史上吗?完全有可能。最终,《陇西》是马伯龙第一类小说的结束,第二类小说的开始。从此,第一类小说只构成第二类小说的桥段和彩蛋。

    那么《两京》更令人兴奋,但它就像阮安临时建造的大坝。构成主体的不是青砖方块石,而是熟悉垃圾——的电影教团,一本正经的考证,隐秘的暗示,改造的网络流行语,应有尽有,甚至还夹杂着花绿绿的恶作剧。但是这样匆忙建起的堤坝布局相当有序。这景象很奇怪,很壮观。


    拳王辅助卡盟平台 » 从《陇西》到《两京》,两千两百里的“绝地求生大逃杀”
    • 3会员总数(位)
    • 3772资源总数(个)
    • 0本周发布(个)
    • 0 今日发布(个)
    • 1176稳定运行(天)

    提供最稳定的辅助集合

   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